高中生未按时就寝被劝退 评论:校规岂能太任性

2019年01月12日 来源:
高中生未按时就寝被劝退 评论:校规岂能太任性 作为一名高中住校学生,晚上不按时就寝会有什么后果?河南省禹州市一高对此类学生的处理是:发布布告,劝其退学。近日,该校36名学生因此被劝退,部分学生被责令立即离校。后经学生家长连续8日奔波求情,禹州市一高改变了处理决定,给予“留校察看,禁寝1个月”的惩罚(4月24日澎湃新闻)。 仅仅因为熄灯后仍在寝室内洗漱、走动,就被学校开除,这样的处分是不是太严厉了?据学生说,他们没有按时就寝,是因为学校安排的洗漱时间太紧张了。 学校当然需要严格的纪律,违反纪律也应该严肃处理。但仅仅因为迟睡了几分钟,也没有发出大的声响,影响到更多同学,就被劝退、勒令离校,总让人觉得不大对味,似乎严格得不是地方、没有道理。这一点,不仅学生和家长们有共识,就连当地教育局的官员也认为,因为学生不能按时就寝就劝退,禹州市一高的做法过急、过激,是不对的。对待这些学生,可以进行批评教育,适当惩戒,不能把劝退作为惩罚学生的强制手段。 对此,学校负责人的答复是,这是根据学校制定的纪律制度执行的。记者注意到,4月5日禹州市一高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正校风、严管理、抓实效——我校开展就寝纪律整顿提升活动》的文章,内容显示,从4月7日至21日,该校将开展为期两周的就寝纪律整顿提升活动。我们不知道学校的制度上有没有只要不按时就寝就劝退的规定,即使有,也还是需要质疑。 学校根据制度开除学生,这个制度不是由学校单方面公布就算数,而是有前提条件限制的。,纪律制度不得违反法律法规和教育部规章文件的规定,也不能违反教育的科学原理,应该坚持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原则;第二,学校的制度应征求家长意见,征求学生的意见,经过家委会同意,听取学生的建议;第三,学校处罚学生后,也应该明确救济途径,学生和家长可以向教育主管部门申诉。 由此来看,禹州市一高的做法难说完全符合要求。只因没有及时就寝就劝退,这样的规定过于严苛,不符合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原则;该制度的出台也没有征求家长和学生的意见,倒是学生在制度后面留言,发表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但学校似乎并未理睬;学校作出处罚决定,似乎没有告知救济途径,家长求情、“就差下跪”也没有解决问题。 此事的教训是,学校制度的出台需要一个明确的规范,制度条文应该有一个“体检”过程。希望有关部门能出台相关规范,对学校的制度出台提出实体性和程序性的要求,并建立事前备案审查的规定。云香祛风止痛酊冻疮
孩子老咳嗽
小孩老咳嗽怎么办
相关文章
  • 优衣库中国业绩强劲推动其上半年海外利润大
    优衣库中国业绩强劲推动其上半年海外利润大

    优衣库中国业绩表现强劲 推动优衣库海外上半年利润大涨66% 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昨日公布2017年度上半年业绩报告,截至2017年2月底,在中国内地与东南亚优衣库业绩表现强劲带动下,海外优衣库经营利润大涨65.9%至487亿日元(约合30.8亿),其中收入同比增长0.9%至...

  • 上捐款见证电子支付慈善力量
    上捐款见证电子支付慈善力量

    上捐款见证电子支付‘慈善’力量酷6李善友通过易宝支付为灾区捐款 北京2008年5月20日电 /新华美通/ -- 5.12汶川大地震后,真实、真情、爱心一直在互联传播、渗透,终以上捐款形式将爱心转化成行动。在“红十字汶川地震救援行动”上捐款页面 ( ) 上,有一些...

  • 经济指标欧元区危机的具象化镜
    经济指标欧元区危机的具象化镜

    所谓具象化,就是把抽象的东西,表现得很具体。简单地说,就是把看不见的、不容易理解的,变得看得见、容易理解。就如同桃花盛开是春天的具象化;眼泪落下是悲伤的具象化,白发皱纹是衰老的具象化等。那么对于欧元区来说,糟糕的经济数据就是危机恶化的...

  • 新安中学召开高一年级教学工作会六安新闻
    新安中学召开高一年级教学工作会六安新闻

    2015年11月18日晚,六安市新安中学在报告厅召开高一年级教学工作会。高一年级全体授课教师、教务处全体同志参加,王家宗同志主持。会上,教务处副主任丁美军通报了高一年级期中教学工作检查具体情况,介绍了在教学检查过程中表现较为突出的学科与授课教师...

  • 自贸区金改路线出炉资本项目开放打头阵
    自贸区金改路线出炉资本项目开放打头阵

    千呼万唤始出来,央行昨日公布了《关于金融支持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意见》,从金融领域力挺上海自贸区。《意见》总共30条,聚焦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和外汇管理四个方面,其中,以资本项目开放领域的突破力度。央行昨日...

  • 高晓松曝朴树曾称音乐圈是傻X卖歌是为做唱片六安新闻
    高晓松曝朴树曾称音乐圈是傻X卖歌是为做唱片六安新闻

    朴树20日下午,朴树发长文诉说了对娱乐行业的不喜欢,称:与这行业若即若离的那些年,被裹挟着,半推半就着往前走,边抗拒边享受着它给予我的恩惠。钱,名声。一度沾沾自喜,而且颇有些年迷失其中,沉湎于享乐,无力自拔。直到老天爷收走了赋予我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