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陶冬希腊不是雷曼的翻版宣

2019-01-15 01:10:05

 当秋叶落下 陶冬:希腊不是雷曼的翻版

  瑞信董事总经理

  陶冬(资料图)

  希腊政局不稳,欧洲在拯救计划上互不相让,希腊拯救计划难产的可能性颇高。CDS的价格显示,市场认为希腊有81%的概率违约。有人甚至将希腊破产,与当年雷曼兄弟倒闭相提并论,预言欧洲银行遭到重创,进而在金融领域掀起巨澜。

  笔者认为,希腊目前的困境与雷曼倒闭不可同日而语,欧洲大国早晚会救,希腊财政问题未必这么快就爆。

  1)雷曼之所以进入历史书,不在于它破产了,而是它的破产带起了一场酝酿已久的危机。雷曼倒闭的突然性、连锁性和资产缺乏透明度,触发了信心危机、金融恐慌,资金市场流动性断流,整个金融体系几乎陷入“猝死”状态。当年的高杠杆,今天已经降低了许多;当年盘根错节的有毒衍生工具,今天基本已经消失,发生类似火烧连营的基础似乎不复存在。换言之,导火索还存在

,但是火药库不见了。

  3)希腊以自己第三个:决心的力量,一定难逃破产命运,但是欧洲大国具有避免希腊即时违约的需要和利益。希腊一倒,市场势必竞猜下一个破产的欧猪,骨牌效应是难免的,而法国德国的银行在南欧均有大量资产。欧洲大国救希腊,其实是在救自己的银行,回避自身的金融风险。德国与法国、欧盟与欧央行之间分歧甚深,不过在避免火烧连营上,立场是一致的。

  4)软性违约与破产对银行的冲击大不相同。欧洲央行坚持一旦软性债务重组即视为违约,市场上有人将重组与雷曼倒闭划等号。债权人将到期希腊债续期,在会计处理上与雷曼债的颗粒无收完全不同。另外当年衍生产品缺少透明度,银行无法评估资产价值,也无法评估对手的信创意珠子用。希腊债的透明度很高,各银行的潜在风险是可计算的,泪水没肩膀依靠就昂头也就少了因对手风险带来的交易停摆。

  笔者认为,希腊的债务问题既没有三周前那么乐观,也没有今天这样悲观。希腊恐怕没有能力靠自身之力,从债务绝境中解脱出来,违约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为着自身的利益和欧元的稳定,欧洲对希腊不得不救,至少要拖到其它欧猪的债务情况有所好转。长远来讲,德国不可能无条件、无时限地为希腊买单。希腊宣布债立式挤压制管机务重组,然后被迷你煎蛋锅踢出欧元区,通过货币贬值重整经济,应该是的出路,只是这个现在不能做。希腊债务的好坏消息交织和欧元乱波,还会持续很长时间。踩对了点子,倒不失为上落市中的机会。

南通景观材料价格
兰州扫把簸箕
福州到闽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