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雨润在众多农业小县圈地套现董事长出事集团

2018-10-30 23:54:55

雨润在众多农业小县圈地套现 董事长出事集团裁员

文_本刊 崔玲 _房煜

春意还没有完全浸透兰西,4月底的傍晚,空气中还夹带着丝丝寒意。这个坐落在黑龙江呼兰河西岸、并因此得名的县城,出名的特产是东北民猪和苞米。去年名噪一时的电影《黄金时代》其主人公萧红着名的作品——《呼兰河传》——就是以此地为背景。但是因没有工业支撑,兰西县一直没能找到自己的黄金时代,常年是黑龙江省贫困县。

对于这个年财政收入不过4.16亿元(2014年)的小县城而言,2014年年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元的雨润集团就是一头镶着金牙的大象。雨润到来,曾令这里的人受宠若惊。 在兰西经济开发区,雨润项目于2010年8月开工建设,总投资3.5亿元,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计划到2011年10月投产达效的屠宰场,生产规模是年屠宰生猪200万头,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8亿元,利税1亿元,可安排1500人就业。在当地人眼里,这一承诺,至今并未兑现。

举目望去,厂房已经建设完毕,从外观判断,设有功能分区,但是,厂房内却荒草丛生,并无开工迹象,崭新的建筑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尤为落败。当地人告诉本刊,这个厂房从建成后,没见过招人的信息,也没见过开工痕迹。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在当地人看来,无论如何,雨润是个大公司,总是可以信赖的。但随着2015年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才被监视居住的消息传出,雨润项目如何收尾的恐慌终于开始蔓延。有消息人士称,兰西上一级的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亲自过问此事。但雨润祝义才的涉案情况不明,让当地政府亦进退两难。雨润生猪屠宰项目在兰西并未开工的现象,并非孤例。多个信源向《中国企业家》显示,天津宁河县潘庄工业园区的雨润食品工业园也存在未投产的现象,同样的情况存在哈尔滨巴彦县的雨润生猪屠宰加工项目中。

有分析人士指出,雨润农业圈地选择的往往都是以农业为主业、地处偏远的县城来谈项目,这些地方政府或迫于招商压力或为了政绩,很快就会进入雨润的节奏中。只是这一次,雨润过去在众多“农业小县”屡试不爽的圈地套现模式,或许走到了尽头。

兰西困局

兰西能够进入雨润集团的视野并非偶然,原因在于当地盛产东北民猪。黑色皮毛、大耳朵、粗腿是东北民猪的外貌特征。过年吃上一顿杀猪菜,是东北老一代人共同的记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兰西,拥有国内一个东北民猪保种基地。2010年的数据显示,这个县民猪年饲养量达180万头,这也让兰西将猪肉加工业作为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

资料显示,兰西县政府先后与双汇北大荒(19.21, -0.28, -1.44%)肉业、辽宁唐人神(13.86, 0.00, 0.00%)曙光农牧集团、雨润集团等企业进行了多次洽谈对接,利用优惠政策吸引行业内龙头企业投资开发民猪。对于这样一个仅靠农业作为经济支柱的县城来说,能够将其中任何一家企业引入地方,不啻给县城经济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当雨润选择入住兰西经济开发区时,当地人将其称为“财神爷”。在东北中有这样一段描述,“随着江苏雨润集团200万头生猪屠宰加工项目在兰西的建设,兰西民猪告别了没有大型加工龙头的历史。”雨润项目重大意义可见一斑。

对于今天烂尾局面,兰西县的一位政府官员告诉《中国企业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雨润集团在项目进驻和建设期间,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知情人士表示,在雨润选择了兰西开发区作为项目地址之后,“是按照正常程序交了土地出让金的,只是这些出让金以不同的补贴项目返回给了企业。”

几经辗转,仍无法找到雨润集团与兰西县政府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这一内容高度机密的文件,将影响到雨润兰西项目的权责划分。但有知情人士告诉,雨润集团在兰西的扩张模式,与在辽宁黑山的雨润项目如出一辙。资料显示,雨润集团与黑山县政府签订的协议书中,陈述这一项目占地194亩,综合地价4850万元先收后退,“县政府在收到雨润土地款后的10个工作日内,以财政补贴方式奖励给雨润”。同时,项目建设期间,黑山县政府协助雨润向上争取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4000万元,协助新工厂落实5000万元贷款的财政贴息资金。这意味着,雨润集团如果在其它地域复制这一模式,基本上可以免费拿地。

早在2012年,雨润集团就被爆出在辽宁近乎无偿拿地5000亩。资料显示,这些项目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与食品相关的屠宰、肉类加工产业;一类是配套的商业地产项目。就此问题向雨润集团求证,其工作人员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之所以会有此类,是因为辽宁省肉类协会出于地方保护,将举报材料发给媒体导致的。”

实际上,企业合法合理运用国家对于农业的补贴经营并无可诟病之处,但雨润项目建成后不开工却给当地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兰西政府官员告诉,雨润几乎免费拿到的这块地,至少价值5000万元,会计入雨润集团的固定资产中,而这却并没有给当地带来任何效益。“兰西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不多,雨润这一个企业就从我们这里拿走了5000万。”这算得上是天文数字。

据知情人士,雨润集团除了坐拥地价,每年依然能从兰西县政府的财政中拿到关于生猪屠宰的补贴。这对积贫积弱的地方财政是巨大的累赘。

2008年8月,国家《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出台,条例中首次体现了国家规范生猪屠宰行业、整顿农产品(19.48, 0.58, 3.07%)加工企业的决心,并对企业进入屠宰领域进行扶持和贴补。

本刊终未能获得雨润获取补贴的具体条款。但一个颇值得玩味的细节是,雨润在公开的项目陈述中表示:兰西项目计划到2011年10月投产达效的屠宰场,生产规模是年屠宰生猪200万头。但兰西县每年生猪的出栏数只有180万头。有知情人士透露说,这或许是雨润故意为之,借县生猪供应量无法达到开工数量而停产。从法律层面上说,这样停产是政府方面负违约,据此,雨润集团依然可以拿到自己应该享受到的各类优惠和补贴。

雨润食品四年营收变化图。雨润食品四年营收变化图。

兰西县政府同样为此焦头烂额。2014年底,兰西开发区曾启动“腾笼换鸟”计划,“对暂时有困难、拉一把仍能继续生产的雨润集团等投资项目,兰西县政府继续扶持,并帮助其寻找合作伙伴。”但直到如今,依然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案。当地人向抱怨说:“雨润集团在兰西的生猪屠宰项目,终坑苦了当地的老百姓(50.67, 4.61, 10.01%)。”作为贫困县,兰西每年的财政收入并不需要向国库上缴,但是一部分财政收入却以补贴的形式,落入了雨润的腰包。

雨润模式

实际上,雨润获利的模式,并不是什么秘密。雨润集团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在香港上市的雨润食品,另一家是在A股上市的中央商场(18.87, 0.00, 0.00%)。在雨润食品的财报中可以清晰梳理出雨润的利润来源。

资料显示,2005年雨润食品上市至今,十年间的年报中,累积获得的政府补贴超过40亿港元,占到十年总利润的46.38%。但这并不应该是肉制品加工行业的常态,从其主要竞争对手双汇的数据上看,2007年-2009年,双汇平均每年获得的政府补贴在1000万元左右。而雨润食品在同样时间段,获取的政府补贴分别为1.23亿港元、0.99亿港元、4.26亿港元。

祝义才。祝义才。

在疯狂扩张了十年之后,雨润食品的发展模式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当其创始人祝义才被宣布监视居住5天之后,4月1日雨润食品2014年的财报出炉。据财报,集团流动负债净额为18.21亿港元,总借款及融资租赁负债为82.57亿港元,其中54.64亿港元将于2015年年底到期。而集团经营活动现金所用的现金净额为4.65亿港元。这些数据则显示出,雨润持续经营的能力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对此,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就业绩报告做出的反应是:不做出意见。原因是对雨润食品是否有能力持续取得足够的资金、持续经营的评估时,未能评估祝义才事件构成的影响,因而无法执行切实可行的审计程序。

财报中也反映出,雨润食品2014年经营中的问题之一是产能利用率偏低,过去数年积极扩充,但目前产能利用率相对较低,固定成本的摊销压力使业务受到影响。

由此可见,雨润集团通过圈地获取补贴的模式已经有些黔驴技穷。资料显示,雨润集团的项目多位于区、县以及规模较小的地级市,在地方招商引资压力下,这样的区域更容易给出优惠条件。

如今,雨润每年的生猪屠宰能力约为3500万头,但实际年屠宰量为1500万头左右,大量扩张是通过补贴和地价来获取收益。业内人士分析称,在产能利用率不足50%的情况下,仍能继续扩张,将给企业带来运营的风险。其发展模式显然已经不可持续。

危情南京

兰西的雨润项目只是揭开雨润庞大帝国真面目的冰山一角,在雨润集团的官上可以看到,雨润并不仅仅是一家肉制品加工企业。而是“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雨润地产一位离职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说是有七大产业,多少有些吹牛的成分,但雨润集团在地产方面做得风生水起是不争的事实。”

从雨润食品的财务报表中不难发现,在雨润集团早期的发展历程中,低价收购国企是扩张的主要手段之一,并以负商誉的形式计入到雨润食品的利润中。业内人士分析,这些厂址一般位于曾经的城市边缘,但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渐成为新区。在政府规划中,这些地块已不适合做工业厂房,所以,相当部分的土地要进行变性。

“很多时候,土地的性质都是政府说了算。”雨润地产的离职人员告诉,“雨润地产则可以将这些项目用于商业地产或者住宅的开发。”

与此同时,雨润集团还开始在不少二三线城市建造以农副产品为主题的、规模可观的大型物流交易平台。

资料显示,2010年,雨润根据国家《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战略规划》,在全国九大物流区域、21个节点城市,布局“三三三”发展战略。所谓的“三三三”就是,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这种投资迎合了地方招商引资的热情,更为重要的是,在采购中心的建设用地中,均包含着不少商住配套土地。有媒体曾曝出,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3000亩土地中,就包括9万平方米的星级酒店和28万平方米的配套商业。沈阳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亦然。

雨润内部人士对坦言,祝义才对地产项目非常重视。经常在晚上十点,他要与雨润地产高层开会,“了解每个项目的进展情况,一个一个项目过,会议会开到凌晨两三点。”

数据显示,雨润地产的确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今年季度,雨润地产以签约销售总金额35.2亿元的业绩,位列克尔瑞房产测评中心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榜第35名,同时以签约销售总面积40.1万平方米的成绩排名第27位。相对于去年年度销售榜而言,雨润地产今年季度的排名向前进了10个名次,一季度销售金额与去年同期相比,销售业绩上升了13.55%。

但这一切,随着祝义才被监视居住而悄悄发生改变。今年4月中旬,在南京雨润开发的高端住宅小区星雨华府中,住户因车位问题,借祝义才事件闹事。从南京某银行内部得知,银行方面认为,未来银行与“雨润集团合作应进一步立足于其主营业务板块,加大项目融资,降低综合授信。”银行认为,“随着集团快速扩张以及在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业务的投资导致的企业刚性负债大幅增加。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及刚性负债对企业的资金链形成了较大的压力,存在一定的风险需高度关注。”这份风险也已经开始蔓延至雨润地产内部,知情人士向透露,集团已经开始启动裁员。

雨润集团南京总部。雨润集团南京总部。

在雨润集团南京总部中,挂着包含国旗在内的四面旗帜——一位雨润的工作人员介绍说,一面带有雨润标志的旗帜代表着雨润精神,一面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代表着雨润食品在香港的上市,还有一面意大利国旗,代表的是2007年雨润集团与意大利百乐得肉食品公司共同投资1000万欧元建立意大利风味肉制品生产基地,这是雨润国际化的标志。但是,雨润曾经的骄傲和辉煌,却因为创始人的监视居住使其前途变得晦暗不明。而那些迟迟未见动工的各地烂尾项目该何去何从,也仍旧需要雨润当下的管理者费思量寻找答案。

C5石油树脂
水上挖掘机
暖气片十大品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